異位性皮膚炎
「幸好找到你們,女兒的異位性皮膚炎終於救回來了。」來瞧瞧中醫是怎麼治好異位性皮膚炎的
2019-03-01
在行醫的過程裡,我常聽到患者轉述旁人告訴他,「你要跟它(皮膚病)和平共處」。
在我的認知裡,互不侵犯才是和平共處,
要說這就是和平共處,我真的無法接受。皮膚還破損著,患者光是坐在椅子上就一直抓抓,整個就是坐立不安。這不是和平共處,這叫做兵敗如山倒。
像這位小朋友的皮膚,就叫做異位性皮膚炎。中醫師治療異位性皮膚炎會有一個困擾,就是要先應付類固醇反彈。大多數的小患者在來到中醫診所之前,都已經在許多醫療院所逛了好久,類固醇藥膏的淫威之下浸了不知多少,來的時候每個患者都是皮膚很薄很敏感,偏生又癢個不停抓到流血,就像底下左邊這樣,皮膚金金亮亮的,這就是類固醇所造成的皮膚變薄。

醫生的心也是肉做的,看到這樣的小朋友也會心痛,可是來了就要處理。首先是徹底斷除類固醇的外用藥,當然要面對的就是長達38天的類固醇反彈。
 

類固醇藥膏的戒斷是必須的

在反彈期中,患處會變紅腫癢痛,抓到流血流組織液,這都是反彈的常態,但是看在家屬眼裡,「玉衡的藥越吃越嚴重!不要去了」,於是治療就直接中斷失敗,真的很可惜,因為小朋友已經吃了好幾天的苦頭了。試想,小朋友還沒成年,早晚得脫離類固醇的,也就是早晚得吃這苦頭,繼續使用類固醇就是害了小朋友,不如咬著牙一刀兩斷!

經過卅八天的戒斷期之後,患處呈現的會是一種與類固醇控制中完全不同的膚色與品質。父母親可以看得出來,發紅的情形與顏色,就跟以往全然兩回事了。皮膚的敏感度也相差很多,類固醇用得兇的時候,連被風吹過都覺得不舒服,可是戒斷完成之後,穿著長褲也覺得還可以。

就連止癢,都充滿了學問

當然在這段期間,癢是絕對跑不掉的。要如何面對異位性皮膚炎的癢呢?

就連抹乳霜,都充滿了學問。學問很簡單,但就是要學要注意啊!

在異位性皮膚炎的治療上,「保濕」佔了非常重要的地位。每一本異位性皮膚炎的教科書都會告訴你:保濕保濕再保濕,油脂就是所謂的「皮膚保護力」,而異位性皮膚炎的患者恰巧就是缺乏這種「皮膚保護力」,焉能不努力抹乳霜呢?也許它會弄髒衣服傢俱,但又何妨?能洗能擦的東西,從來都不是最重要的。皮膚科的大前輩邱品齊醫師就曾說過,保濕劑的「頻率比品牌重要」,誠哉斯言也。

保濕只是基本,治療才要開始

在治療上,玉衡一直採用的是內服與外用兼治。內服藥包括了健保藥粉與自費水藥,這也是玉衡招罵名的由來,「貴,很貴,非常貴」。不過小廖醫師要叫屈,再貴,也貴不過坊間的直銷商與密醫,而且玉衡的治療率之高,有目共睹,豈是其他不專業的方法可比。網路上曾經發生一件有趣的事:在一個酸民雲集的乾癬社群裡,玉衡天天都挨罵如過街之鼠。有一天一位畢業患者由於買了太多藥膏用不完而在社團裡低價出售,「玉衡青黛膏用不完低價賣喔,誰要啊?」結果才用了多久時間就完售,你猜?當其他患者拿著手機告訴我這個消息時,小廖真的笑到肚子痛。如果玉衡沒有效,社團成員為什麼瞬間秒殺玉衡青黛膏?

當然這是乾癬的笑話了。回到異位性皮膚炎,難道也是青黛膏嗎?讓小廖醫師慎重介紹本院治療之利器:青黛斂膚膏。

我很榮幸跟大家介紹玉衡的院內制劑:青黛斂膚膏

斂膚膏是小廖醫師與虎科大生物科技研究所共同研制的中醫外用藥,是針對異位性皮膚炎專用的藥膏。大白鼠的動物實驗(大白鼠好貴啊)顯示幫助皮膚修復與抗發炎,對於IL-6的降低有幫助,比中醫師常用的紫雲膏強大,不遜色於類固醇 (dexamethasone)。油膏的設計使得患者使用上,不會有刺痛感,小朋友也可以用。配合對異位性皮膚炎非常有幫助的濕敷療法,玉衡對於異位性皮膚炎的治療率相當高,而且是建立在不使用類固醇的基礎上。

異位性皮膚炎是團隊治療

比如說這位小朋友,幸虧家屬相當配合,強迫小朋友帶乳霜到學校使用,果然在短短二個多月內就讓皮膚恢復正常。家長很感慨地說,「幸好找到你們,救回女兒的異位性皮膚炎。」其實,如果沒有家長的半強迫,我做不到這一點;如果沒有學校老師的耐心,我做不到這一點;如果沒有患者的逆來順受,我也做不到這一點。異位性皮膚炎的治療,是一個團隊,由醫師、家長、患者、學校老師共同組成的團隊,缺一不可。